Dawn

老解!老王!

【瞎几把写了】三分钟

【啊,昨天看新月饭店到最后也没有拿到王子老师的签名,整个人都悲伤了噫呜,结果今天王子老师就签名了啊啊啊啊,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鬼玩意,没有任何剧情可言,写到哪就是哪了呜呜呜】

       “还有三分钟”解雨臣抬眼看了眼手表,分针慢慢的走着,秒针磕嗒磕嗒的走着,在空旷的房间里,就像一只手扣着他的胸膛轻轻的敲击着。

        房间很暗,只有从门底下透出来的一条缝,洒出来一个巴掌大的光亮处。这点光好像随时会被吞噬一样,无所谓,黑瞎子想着。

        他坐右边靠里面的墙角,没有带墨镜,他依然能很清晰的看到这房间的每个角落——不过也的确没什么可看的东西,唯二的可以称得上东西的事物,大概就是自己屁股下的板凳和远处解雨臣屁股底下的真皮沙发。

         嘿,他想,还真是差别对待。他咧嘴笑着,像个傻子一样,无声的在黑暗里把嘴角的弧度扯到最大。

         “两分钟,你最好快点想起来。”解雨臣靠在沙发上转着戒指,目不转睛的盯黑暗里的若隐若现的人的剪影,那个人的身形没有丝毫的动弹,就静静地坐在那,像是一尊雕像。

          “花儿爷,这太为难瞎子了”黑瞎子摸了摸下巴,啧,果然不好糊弄,“瞎子我眼睛不好你也知道的,我要是真知道些什么干嘛藏着掖着,您给我出的价够高的了,瞎子我犯不着跟钱过不去。”

           解雨臣笑了笑,声音不大,冷冷清清的笑着。听着还有那么一点好听。
  
           “黑爷又不在乎钱,谁知道您是不是真的和钱过不去”。他眯起了眼,戒指从手上脱下,他把那戒指放在眼前观察着,即使他什么也看不到。

            “嘿,瞧您这话说的,我又不是那哑巴张。”

            他摆了摆手,也知道对方看不见,像是做个样子而已。

             “一分钟。”解雨臣的声线其实较为低沉,不似唱戏那般,这三个字像是宣告着什么。他仔细的听了一会,确定那个角落里再没有任何声响。

             他站起来,打开门,出去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