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

老解!老王!

【追无】有缘再见 虐文BE

食用说明:※电视剧向,勿喷
                  ※追无短篇BE
                  ※文废一只,请多包涵
                  好啦,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啦(・ิϖ・ิ)っ

  成崖余的头发不长,正好到背部。每天早上束发时,总会观察一下头发有多长了。

  他承诺过,待他长发及腰,便和追命在一起。

  “崖余!”咋咋忽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成崖余不用转身也知道是他来了。

  崔略商,追命。

  没有理他,成崖余继续往前走,“崖余,崖余,我跟你说……”

  “啪!”

  “呜哇!”

  “崖余,我头上已经有好多包了啊……”

  “……”

  当真是呆。

  他到底是怎么当上神捕的?该不会是世叔一时心血来潮吧……

  成崖余按下了再给他一扇的冲动。

  “崖余,略商。”这时,一个声音在两人的身后响起。

  两人回身便看到诸葛正我站在身后的走廊里。

  “世叔。”异口同声道。

  诸葛正我点点头,然后道:  “追命,你跟我来,有个案子要让你接手。”

  “好勒!这就来!”

  追命出来的时候,脸上没有笑,只有凝重的表情。

  “这次任务很危险切记要小心。铁手现在不在府内,等他回来让他和你一起去。”

  “好。”

  “略商。”

  “嗯。崖余。”

  “世叔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一个任务而已。”

  “什么时候走?”

  “明早。等游夏回来,我们俩一起去。”

  “小心一些,快点回来。”

  “……好……”

  “崖余,我和你说哦,如果哪一天我……我死了,不要为我哭哦,我会不高兴的。你要娶一个好姑娘,快快乐乐过一辈子哦。”

  “别说丧气话,就算你死了我也要和你一起……”

  “不行!你的头发还没有长到腰,不能和我在一起!”

  “……”

  “啪……”轻轻的敲击声从崔略商头上传来。
 
  崔略商笑了笑,便便抱住了面前的成崖余。喃喃说了一些话。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什么缘什么见什么的?”

  “没有啊,我说再见。我会快点回来的。”崔略商笑嘻嘻地说到。

  说完就在成崖余的白皙的脸上亲了一口,惹得成崖余的耳朵都红了起来,显得格外可爱。

  “啪!”成崖余转身便走。

  “呜哇……崖余……好痛……崖余,哎,崖余别走啊,我错了嗷嗷嗷!”

  只是,成崖余没有感受到。在他转身那一瞬间,崔略商有了那么一瞬的安静。

  对不起,崖余,也许这是最后一面了,有缘再见。

  ……

  “世叔,追命回来了吗?”

  “还没……”

  “世叔,追命回来了吗?”

  “不会了,他不会回来了。”

  ……

  铁手是飞鸽传书来的。

  四个字。

  追命,已逝。

  无情愣住了。

  他喃喃自语,不可能。他一定是在骗我。他还活着……还活着……

  “崖余,如果哪一天,我死了。”

  原来……原来你早就知道……

  许是连自己也瞒不下去了。无情僵硬地坐在杏花树下,任由眼泪涌出。

  满脸泪痕,却再也没了那个温柔为他擦眼泪的人了。他走了。

  双眼渐渐失了焦,他就那样睡了去,抱着追命平日最爱的那坛桃花酒。

  无情再醒来时,铁手已经回来了。

  桌子上端端正正摆放着追命为无情买的一支竹笛和一叠儒巾。

  “他回来了吗?”

  铁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他的人回来了,他的笑却再也……

  “灵堂快要布置好了,要去看看吗?”

  “一定是一片白吧。”

  “嗯。”

  无情在灵堂里,待了整整三天。

  摩挲着那支竹笛。

  三天后,棺材下葬了。葬在了杏花树下。

  神侯府捕快崔略商之墓。

  无情回到屋里,从柜子里翻出那件大红色的袍子。

  那是追命从江南回来时带回来的。

  那衣服,这么红。

  当时觉得还好,现在看来,却无比刺眼。

  红的像火,太喜庆;红的像血,追命的血。

  他默默注视着这件衣服。披上。

  无情走了。

  铁手和冷血只在无情的房内发现一张纸条。

  四个字。

  有缘再见。

  随之不见的,还有儒巾,竹笛。和那件红衣。

  有下人说,无情公子是穿着那身红袍走的。

  飘雪的夜里。成崖余穿着那件火红的霓裳,走出了神侯府。

  铁游夏和冷凌弃再也没有见到过成崖余。

  每年杏花盛开的时候,崔略商的墓前,都会摆上一小坛上好的桃花酒。

  外人道是铁游夏和冷凌弃为祭奠崔略商而放置的。

  这酒到底从哪来的,却也只有他俩和诸葛正我知道。

  成崖余。

  又过了两年。

  神侯府门前来了一位身穿红衣的公子,道是来找追命公子。

  守卫不但没有拦截还毕恭毕敬地把人请了进去。

  春天的杏花开了。仍旧有一坛桃花酒,却又多了一人。

  他的头发散落着,长至腰间。

  “略商……”

  “待我长发及腰,便与你白首不分离。”

  “现在让我去找你罢。”

  几日后,那杏花树下,多了一座墓。

  神侯府捕快成崖余之墓。

  一座红衣挂在杏花树的树干上,上面用血写了几个字。

  有缘再见。

  几年后,铁游夏和冷凌弃分别成了家。

  几十年后,在他们临终时,都只说了一句话。

  有缘再见。

  后来,江湖上再也没有了四大名捕的传说。

  END.

  我看了好多追无文,也用了一些文的梗,对那些作者说一句,对不起,求原谅QAQ还有最后一句话也是我摘抄来的,那位我忘了是谁的贴吧同志,对不起TAT

  少四完结了,最后一个镜头真是满满的恶意啊。。。无情公子,你克妻不代表你克夫啊,回去和追命公子好♂好♂生♂活♂吧( •̀∀•́ )以后的生活就真是只能靠看文活下去了QAQ好心塞。。。追无一生推!

  最后,我要中考了,中考之前是不会有了,祝我中考顺利吧(ง •̀_•́)ง

 

 

评论(1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