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

老解!老王!

【追无/铁冷】请帮我批发一箱钛合金狗眼

食用说明:※电视剧向   
                     ※追无,铁冷向  
                     ※冷血视角,冷爷心里也是会刷屏的                        ※人物崩的很彻底!!!看不惯记得                       点[X]       
                     ※文废一只。。。           
                    o(≧v≦)o嘛,就这样愉快的决定

  铁手走了。我坐在神侯府里闷闷不乐。哎,别误会,他是出去执行任务了,不是死了……我无奈的看着桃花树下的两个胖次。

  你们秀恩爱要不要秀的这么光明正大,分分钟虐死单身汪的节奏啊!  

  “是啊。”无情淡笑着回过头对我说。等等,这笑容好冷,好不对劲QAQ崔略商你把我的高冷大师兄还给我好吗?!  

   “不要!”追命回头简单粗暴地撂过来俩字。

  ……其实,我也挺想简单粗暴地废了他的……   现在的我总算明白了,铁手听说有任务时为什么这么猴急的接下来了……

—————————————————————   “铁手,冷血”,诸葛小花说到,“这里有个案子需要你们中的一个接手,你们商量一下。”

    “不用了,世叔!我去!”铁手一边急急地打断小花,一边向我使眼色示意我不要开口,胡诌道:“冷血上次办案受伤了,现在还没有完全康复,不宜执行任务,请世叔准许我去办案。”

––––––––––––––––––––––––––––––––––––––––     当时还以为铁手是为了自己好,现在看来,当真是,呵呵。我想当初自己听铁手的话不发一言,真是脑子进水了。  

  铁手,我亲爱的二师兄,请记得帮我批发一箱钛合金狗眼啊!  

  “四师弟……四师弟……冷血!”  

  我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里的杯子摔下去:“怎么了追命?”  

  “你刚才在发什么呆?还有要记得叫我三师兄啊!”  

  我撇过头哼道:“……不要。”  

  追命刚要大发演讲论师兄称呼的严肃性,就被无情的一扇子扇去买桂花糕了。  

  “大师兄……”  

  “怎么?四师弟但说无妨。”  

  “你……到底是怎么管住追命的?”

  无情愣了愣,笑道:“因为我爱他,刚巧他也爱我。”  

  等等,这些都是什么鬼?和我的问题有半毛钱关系吗?  

  “那……师兄……冷血有一事相求。”  

  “请说。”  

  “请师兄看在世叔的面子上,和追命秀恩爱的请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好吗?”  

  “……世叔?”    

  “是啊,世叔还没有完全和娇娘坦白关系,你和追命这样在他老面前秀恩爱不是伤人心吗。”  

  “这样啊,那我们会尽量克制的。”  

  几天后,我就明白了一件事,那天我和无情谈心后,自以为眼睛不会再受折磨了。  

  然而那些话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和世叔照样在晚饭时受到了很大伤害。说好的不秀恩爱呢?你们晚饭怎么又互相夹饭!拜托要吃就赶紧吃,不要你侬我侬的好伐!  

  然而我低估了他们的杀伤力。  

  第二天早晨我在院子里练剑时,分明看见了追命你从无情的房里出来!我天真地以为你们只是在讨论案情,可是在一个时辰后,我看到了无情扶着腰从房里出来……说!你们做了什么!考虑过我们单身狗的感受吗!  

  于是,我趁追命出去的一个下午,又一次找无情喝了杯茶。  

  过程顺利的出乎了我的意料!无情就这样同意了少秀些恩爱……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然而几天后我又一次被闪瞎了眼。  

  追命和无情坐在初开的花树下互喂甜粥的景象已经不知道令多少下人泪流满面了……  

【下人os:两位统领,请照顾一下我们的感受好吗?我们都还是单身呢,您们却……555555】

  世叔也有一段时日走路都要避着他俩,而我已经直接从枫林阁搬出去了……顺便牵走了铁手的行李……  

  我特地挑了一个日子,约了无情在明月楼见面,然而无情这次直接爽约了,取而代之的……是追命。  

   “原来是你小子啊……”追命微笑着看着我。  

  ……我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原来是你小子一直要求我和无情不要秀恩爱啊。”  

  等等,什么要求?我明明是请求好伐!前提是你们遵守了好伐!你们不还是秀恩爱的这么光明正大吗!  

  “是啊。”我表面理直气壮,实则内心擂鼓地说。  

  追命笑了笑,起身走了。  

  后来我隐隐约约听下人说追命给铁手飞鸽传书写了什么。  

  又过了大约半个月,铁手从江南回来时,我几乎是扑到他身上。  

   “买了吗!”  

  “什么?”  

  “钛合金狗眼!”  

  “哦,那个啊,你不是不要吗?”  

  不……不要?  

  “追命半个月前飞鸽传书给我说,你不需要让我给你带钛合金狗眼了。”  

  ……  

  我叫冷凌弃,外号冷血。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箱钛合金狗眼,我拜托我的二师兄铁手给我带了一箱钛合金狗眼。万万没想到,我却作死地得罪了我的三师兄追命,致使我失去了一箱宝贵的钛合金狗眼。心塞,求安慰。

END.

  艾玛,中考考完解放了!而我在第二天被拉上了通往长白山的火车……说好的中考考完睡三天呢!!!        

评论(6)

热度(35)